变异病毒让欧洲抗疫难上加难(环球热点)

                                  (责编:申佳平、高雷)分享让更多人看到推荐阅读  

                                  博览群书1917年6月,周恩来从南开中学毕业。怀着“愿相会于中华腾飞世界时”的美好愿望,他告别亲友,远赴日本,准备考取官费留学生。在复习备考的同时,周恩来坚持多年来的阅读习惯,如饥似渴地博览群书。仅在《旅日日记》中提到的书籍刊物,就有《南开思潮》《校风》《饮冰室文集》《不忍》《朝日新闻》《时报》《露西亚研究》《意大利建国三杰传》《新青年》《留东外史》《支那漫游记》《中国年鉴》《中国游记》《政治史》《太平洋》等十数种。

                                  报道说,西方国家的政府对疫苗分享持抗拒态度。它们动用各种资源,通过和制药公司联手,大幅增加疫苗供给,从而造成对自己有利的政治局面,但却不顾世界卫生组织的呼吁:在对抗全球性疾病的过程中,富裕国家应确保贫穷国家获得足够的药剂,同时应鼓励制药公司与全球分享其知识和专利。道理显而易见,如果贫穷国家缺乏疫苗,富裕国家也难以独善其身。报道说,西方国家政府卫生官员普遍认为,在本国疫情尚未得到控制的情况下,根本不可能去顾及其他国家的需要,更无从谈起专利分享等事宜。美国总统拜登虽曾声称将帮助一家印度公司在2022年前生产10亿剂新冠疫苗,同时也将向墨西哥和加拿大捐赠疫苗,但非常明确的是,他的工作重心是美国国内。

                                变异病毒让欧洲抗疫难上加难(环球热点)

                                自2020年12月英国与南非发现不同变体的新冠病毒以来,目前已有多个国家与地区先后发现变异病毒感染病例。

                                由于变异新冠病毒在全球蔓延肆虐,全球多个国家度过了一个“平淡”的新年假期。

                                据CNN报道,在澳大利亚,跨年烟花表演像往年一样照亮了悉尼歌剧院和海港大桥的上空,但表演时长却比往年有所缩短,并禁止人群在港口聚集。 各国防疫升级眼下,经济复苏虽是全球共同面临的重要课题,但随着新变异病毒的大范围扩散,各国不得不调整政策,加强防疫措施。 中国人民大学欧洲问题研究中心执行主任闫瑾在接受本报采访时指出,“变异病毒的扩散恰逢圣诞节,这对于疫情的防控相当不利,很可能会加速病毒的传播。 ”据《科学》杂志2020年12月20日发文,变异病毒传播能力更强,比原始毒株高70%左右,而伦敦最近新冠感染病例超过60%都来自变种病毒。

                                为遏制疫情的蔓延,英国政府已将多个地区的新冠疫情防控级别调升至最高的第四级。

                                瑞士当地时间2020年12月31日,世界卫生组织正式通报新冠病毒自出现以来有四种变体,并强调虽然初步评估显示英国和南非发现的变异新冠病毒不会增加疾病严重性,但会导致更高的发病率,各国仍需采取更加严格的防控措施。

                                综合外媒报道,出于对变异新冠病毒传播的担忧,全球已经有50多个国家和地区对英国实施了禁止交通、人员往来的相关措施。 闫瑾指出:“英国和欧洲各国政府都采取了更加严格的防控措施,大多数商业活动被停止,人们被禁止聚会,非必要不得外出。 整个欧洲再度接近全面停摆,而且这一次的社区隔离比2020年的第二季度更为严格。

                                ”在英国宣布发现变异毒株后,欧盟多国紧急限制英国旅客入境。

                                法国曾紧急关闭了48小时英法海底隧道,在两国达成协议后,英国的货车司机和部分旅客才被允许于2020年12月23日后入境法国。

                                据CNN报道,德国虽然已经将英国列入了允许旅行的名单中,但由于变异病毒在英国的扩散,至少在2021年1月6日前都会对其进行入境限制。

                                抗疫成效较好的东亚国家在发现变异病毒病例后,也实施了更为严格的入境政策。 日韩两国在发现变异新冠病毒病例后,日本至2021年1月底暂停批准外国人入境,韩国已经宣布暂停与英国航班往来,并加强对英国抵韩人员的检测力度。

                                复苏变数增多2020年最后的一天,英国成为首个批准牛津/阿斯利康疫苗的国家,并于2021年1月4日开展该疫苗的接种工作。

                                此前,欧盟也已经批准了辉瑞疫苗投入使用,正式启动了疫苗接种。 英国《金融时报》对经济学家们的调查显示,随着欧洲各国相继进入疫苗接种的轨道,多数经济学家认为,到2021年下半年,大面积疫苗接种和7500亿欧元欧盟复苏基金带来的提振,将引发一场经济的强劲反弹。 可以说,变异病毒的扩散正值欧洲满怀希望迎接新年之际,疫情治理难度加大,欧洲多国采取更严厉的封锁措施,面临更多的旅行限制,经济复苏压力增加。

                                闫瑾在接受本报采访时表示,“欧洲原本预计2021年第一季度疫情好转,经济情况会逐步向好,而眼下经济复苏的时间表不得不推迟。 ”2020年7月,欧盟峰会经过艰难而漫长的谈判,达成了7500亿欧元的“复苏基金”救助协定。 2020年12月10日,欧盟27国领导人在布鲁塞尔举行峰会,就落实此前制定的一揽子复苏计划达成协议。 闫瑾认为:“欧盟一方面在向成员国、向世界传递出复苏经济的积极信号,另一方面也表明了欧盟促进欧洲国家团结抗疫、掌握欧洲经济主权、推进欧洲一体化的决心。 ”欧盟统计局2020年12月17日公开信息显示,2020年第三季度欧盟的经济出现大幅回升,环比增长达到%,但仍未达到疫情前水平。

                                由于全球第二波疫情的反复,2020年第四季度经济增长预测并不乐观。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欧洲研究所副所长王朔认为:“欧盟经济能否在2021年实现触底反弹,仍然有诸多不确定性,疫情发展的复杂性、全球经济的发展态势、英国协议脱欧后续可能存在的负面影响、复苏基金实际分配情况等因素,都会给欧洲各国带来诸多考验。

                                ”英欧需搁置争议1月2日,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发布推特表示,2021年将是英国极好的一年。

                                然而,变异新冠病毒的蔓延与地缘政治的博弈相叠加,让英国乃至整个欧洲都面临着不可预测的压力。

                                近年来,贫富差距扩大、中产阶级萎缩、贫困人口增加等问题,不仅给欧洲各国政府背上了沉重的包袱,也导致了民粹主义不断抬头、反全球化声浪渐高。 王朔指出:“一旦病毒变异导致疫情持续扩散,会加剧保护主义情绪,加重欧洲的社会分化。

                                ”2020年的最后一刻,英国与欧盟达成“脱欧”贸易协议,但达成协议并不意味着双方博弈的终结。 正式脱离欧盟意味着英国从2021年1月1日起,成为欧盟非必要旅行的“第三国”,需要面对大部分欧盟国家的旅行禁令。 英国政府也告诫本国国民,2021年进入欧盟国家可能会面临着新的状况。

                                有分析指出,此次达成的协议虽然基本解决了两地货物流动的问题,但人员流动、金融服务等方面仍然面临着诸多不确定因素。

                                作为一个临时协议,英欧之间的根本问题与矛盾仍未得到解决。

                                另一方面,“复苏基金”救助协定的马拉松式谈判,也暴露了欧盟内部的脆弱性与经济发展的不平衡性。 王朔指出,“欧洲内部能否保持团结,解决一体化红利创造和分配的难题,将决定复苏基金的实际效果”。

                                “分手”之后的英欧都在积极寻求新的发展伙伴与机遇。 英国正在着手与多个国家签署贸易协定,欧盟与中国也于2020年底如期完成中欧投资协定谈判。

                                英欧虽然分家,但双方利益交织,面对疫情时袖手旁观是不现实的。 王朔认为,“英国和欧盟应该尽快摆脱因为‘脱欧’带来的对立,携起手来共抗疫情,并保持经济贸易、人员往来等关系的平稳过渡,避免给本已受‘脱欧’打击的双方乃至世界经济再添变数。

                                ”(责编:艾雯、刘叶婷)分享让更多人看到。

                                变异病毒让欧洲抗疫难上加难(环球热点)

                                  2020-12-2916:58这次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为明年宏观经济政策定了基调和方向,既体现了坚持稳中有进的工作总基调,又体现了统筹发展和安全的系统思维方法,其政策涵义是十分丰富的。

                                  显然,后者已建立了广泛的群众基础:小区门禁系统新增人脸识别,孩子们每次都争着抢着刷刷刷,踮脚,昂头,挺胸,匹配成功,有如游戏里闯过一关。最有喜感的是,大宝刷脸开门,童车里的二宝倍感冷落,表示不服,哭着嚷着要家长抱起来刷他的小脸……  与孩子们的兴奋、好奇形成对比的是:法学专家的惶恐不安。据澎湃新闻报道,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劳东燕在她居住的小区贴出安装人脸识别门禁系统公告,要求业主提供房产证、身份证、人脸识别等信息时,她“想做一点‘挣扎’”,当即将有关人脸识别风险的报道和法律依据,发到两个各有数百名业主的微信群,但没有得到预期回应。劳东燕又将一封法律函分别寄给居委会和物业,其后有了她作为业主和街道、业委会与物业的四方“谈判”。

                                变异病毒让欧洲抗疫难上加难(环球热点)